日本豪門兒媳有多難?「掩護丈夫出軌」34歲累到離世 為生兒「遭婆家囚禁」失聲

日本女人素以端莊、優雅、溫婉和顧家出名。丈夫在前,她緊跟其後;丈夫說話,她笑顏以待。

尋常之家對女性的要求都如此苛刻,那日本豪門的兒媳們,在一片耀眼的光環背後,又有怎樣不為人知的凄涼不易呢?

她們有人每天只睡4個小時,丈夫打架她要攬盡責任,老公出軌她要打好掩護,最終一身病痛早早一命嗚呼;

她們也有人曾是前途大好的外交官,嫁入豪門後生兒子成為她最重要的人生課題,最終自閉抑鬱,毀掉一生的聰慧與事業。

豪門之外,儘是富麗顯赫;而一門之隔,卻是身不由己與苦不能言。

小林麻央:熬到早逝的豪門兒媳

小林麻央在嫁人之前,有「日本最美主播」之稱。

1983年出生的她溫婉知性,甜美的笑容極具親和力。新聞圈中跌爬滾打了幾年,便深得日本民眾喜愛,前途一片大好,國民主播之位指日可待。

這樣的女人所選擇的另一半,也必然是人中龍鳳,豪門之家。

小林麻央

2010年,小林麻央嫁給了日本歌舞伎演員--市川海老藏。倆人在一場採訪中相識,互許芳心,火速成婚。

海老藏是日本知名的歌舞伎演員。而歌舞伎一行,在日本地位極高,是有著400年歷史的國粹文化。歌舞伎只傳男不傳女,當家人被視為國寶級人物,掌握著大量的人脈和資源。

而海老藏,便是歌舞伎世家的豪門之子。

市川海老藏

12000萬台幣的一場婚禮,讓兩人的愛情廣為人知;本是天作之合,卻在小林麻央開始人妻生活後變了滋味。

首先,作為豪門的媳婦,必須學識淵博。跟在丈夫身邊,要時刻說得上話接得住梗。上到天文地理,下到肉價多少,別人一提都要信手拈來對答自如。

所以,剛嫁過去的小林麻央瘋狂惡補各類知識--茶道、花道、書法、料理、歌舞伎歷史、規矩、禮儀等,日日挑燈夜讀,只為對得起自己豪門兒媳的身份。

海老藏平日工作繁忙,一個月要演出25天,每天6點起床化妝,12點上床休息。

而作為妻子,小林麻央必須每天5點就起床準備早餐、洗漱用品,深夜在丈夫睡著後才能抱起她的課本,再做一番苦讀。

而丈夫演出時,小林麻央必須要伴其左右,在會場負責接待賓客,寒暄聊天,穩固關係;中午丈夫休息,小林還要抽個空,回家收拾家務。

作為豪門兒媳,最重要的一個原則便是--華麗卻不搶眼,聰敏但不高調。關鍵時刻,更要以堅定的姿態、柔和的形象擋在丈夫前面,為他遮風擋雨,阻擋一切的輿論傷害。

海老藏有一次酒後上頭與人鬥毆,但因力量不濟被人打得頭破血流。一臉血跌跌撞撞回到了家,小林麻央大驚失色,於是立馬報警,要求嚴懲施暴者。

然而報警的同時,也驚動了媒體。海老藏被人打到下跪求饒的消息立馬出現在各個小報頭版,演員形象大打折扣。而第一時間報警的小林麻央,也成為家族罪人,被公公婆婆罵了個狗血淋頭。

最後,竟然是小林麻央出面向公眾道歉,在這篇道歉詞中,她誠懇地說道:

丈夫發生這樣的事情,都是因為我作為妻子沒能管理好。而報警造成了如此大的騷動,給各界人士造成了太多的困擾。

而海老藏,躲在小林麻央身後,雙眼通紅一臉歉意,似是道了歉,但又什麼也沒做。

海老藏在結婚之前,便是個風流成性的豪門子弟。不僅與眾多女星傳出過緋聞,還鬧出過私生女的醜聞。

而如此風流,在婚後也並未見半分收斂。

多次與女性夜遊被拍,舉止曖昧姿態親昵;就連被打的那個晚上,也是與年輕漂亮的女生在酒吧喝多了後引出的禍端。

而對於丈夫的緋聞,小林麻央無比包容地對記者說:「這是對他演技的一種磨練。」

作為妻子,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是為能人;同時,她也能攬盡所有責任,掩護丈夫出軌,這不得不稱之為神人了!

然而,神也有累了的那一天。

2016年,小林麻央被確診為乳腺癌。其實,她早有身體不適,卻因生活瑣事太多,一直沒能就醫。等病情爆發時,早已進入晚期藥石無醫。

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後一日,海老藏還是「敬業」地堅守在工作崗位上。而小林麻央,硬是撐著最後一口氣,等到丈夫卸妝歸來。

彌留的床前,海老藏遠遠地立著,小林麻央托起丈夫伸出的雙手,似是得到了巨大的恩賜和安撫。於是她對著丈夫留下了一句「我愛你」後便撒手而去。

這一年,小林麻央僅僅34歲。

這樣的愛,全然是一方付出。深陷其中的人是自得其樂,而外人看來,卻是唏噓一片。

年輕時,她們大多是為了愛情的衝動;而人至中年,困住她們的又是孩子和家庭。夜深人靜時,小林麻央的蒼涼嘆息又有幾個人能聽到呢?

雅子皇后:從外交女神到生育機器

說起日本最大的豪門,莫過於天皇一族;而最顯赫的豪門兒媳,那必然是曾經的王妃,如今的皇后--雅子。

然而,雅子做兒媳時還有另一個稱號--日本最慘王妃。

雅子生於日本一個外交官家庭。哈佛畢業的她繼承父親衣缽,進入外務省,成為一名新銳外交官;容貌出眾,才華橫溢,再加上顯赫的家世,雅子很快被政治圈譽為「最具前途的女外交官」。

可這錦繡前途,卻因皇太子德仁的一見鍾情宣告終止。

在一場外交舞會上,皇太子德仁對雅子一見傾心。於是立下不娶他人的志願,把一腔鍾情全部許給了雅子。

而雅子和她的家庭,深知豪門不易,於是再三拒絕逃避;但無奈德仁用情至深,於是在倆人認識的第7年,終於走進了婚姻殿堂。

德仁皇太子的愛,與雅子而言,是她在豪門中的保護傘,也是她人生路上無力掙脫的桎梏。

新婚第一天,雅子便嘗到了豪門規矩的威力。

婚禮致辭中,由於雅子的發言比德仁多了28秒,便被宮內廳下了「封口令」,勒令雅子在公共場合中不準隨便說話,只能保持微笑。

而在婚宴上,雅子用英語和外賓交流一事,也被宮內廳狠狠批了一通。原因是:外語交流是翻譯的工作,而太子妃的工作應該是得體微笑。

最讓雅子崩潰的事,便是因婚後無子而受到的非人對待。

婚前,日本皇室曾答應雅子可以讓她繼續自己的事業;然而婚後,宮內廳為了督促雅子早日傳宗接代,便拒絕讓她繼續工作。

被中斷事業的雅子如同蒙上灰塵的明珠,眼中再無昔日的光芒。

婚後的第7年,德仁夫婦才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個女兒。這一年,雅子已經37歲。

但是女性不能繼承王位,所以雅子傳宗接代的任務並沒有完成。

為了逼迫雅子完成皇室使命,宮內廳將她囚禁在深宮中備孕。除了相關人等,取消一切人員會見,包括雅子的娘家人。

心中的委屈、憤恨與不滿,再加上皇族的重壓,雅子患上了適應性障礙症--抑鬱、焦慮、自閉、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

曾經的外交女神如今淪為皇室的生育機器,如何不讓人遺憾惋惜?而桎梏她們的,除了曾經山盟海誓的愛情外,卻是生活中經年不變的腐朽教條。

日本豪門的兒媳有多難呢?

美麗端莊是最基本的外部條件,知禮節、懂進退,能供丈夫吃喝拉撒,能替家族遮風擋雨--這才是立於豪門的根本之道。

這些女人,曾經都有過絢爛人生,有過讓人耳熟能詳的姓名;然而經年之下,她們漸漸活成了丈夫背後的一道暗影,沒有情緒,不知冷暖,沒有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