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後消失20年!美國矽谷工作「母親病重離去」都不回來 被指責不孝「哥哥揭露隱情」不怪他



「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作為子女,孝順父母是應有之義,一個不孝的人在網路媒體高度發達的當今社會很難立足。


兩年前,73歲的郭巧娣老人在病床上接受記者的採訪時,含淚訴說著自己臨終的心愿:「兒啊,你到底在哪裡,二十年了,快回來吧,讓媽再看你一眼。」

郭巧娣老人口中的兒子名叫王永強,據她所說,夫妻二人含辛茹苦地將他養大成人,供他上學,最終他還成為了北大的博士後,一家人都以他為榮。

然而就在1999年的時候,王永強卻突然消失了,之後整整20年的光陰,夫妻倆找遍了一切能找的地方,可就是沒有發現兒子的蹤跡。

如今,郭巧娣老人生命垂危,她想著能再見到兒子一眼,哪怕只一眼,所以才找到了記者幫忙。


郭巧娣

網際網路時代,消息的傳播速度非常之快,報道後沒過多久,熱心的網友就找到了王永強,此時的他正在美國的矽谷任職,年薪數十萬,生活優渥。

看到王永強的近況,網友們很是為他的父母打抱不平,而當記者聯繫到王永強時,他竟然還做出了拒絕探望的決定,這讓網友頓時就炸了鍋,一時間眾人紛紛指責王永強是一個白眼狼。

可就在後來真相浮出水面時,大家才意識到事情遠比想象的要複雜……

王永強

「活生生一個白眼狼」

在沒有找到王永強之前,外界對他的所有印象基本都來自他的父母對記者的表述。

王永強,於1969年出生在江蘇常州新華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家裡有多窮呢,據郭巧娣回憶,在王永強和他的哥哥姐姐都還小的時候,經常會因為沒有飯吃餓肚子。

就是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下,王永強的哥哥還不幸得了小兒麻痹症,出現了天生的殘疾,需要依靠大量的藥物治療,這讓王家的情況更加雪上加霜。


為了分擔家裡的壓力,在重男輕女思想的影響下,王永強的姐姐在十幾歲的時候就被迫外出打工謀生,而王永強的哥哥因為殘疾無法上學,所以,王永強就成了父母心中唯一的期盼。

在父母的供養下,他從小學一步步讀完了高中,更是以非常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蘇州大學,作為全村唯一一個考上大學的年輕人,鄉親們都覺得他將來大有可為。

不過大學的學費實在太過高昂了,郭巧娣和丈夫省吃儉用也無法滿足他的必要開銷,但即便如此,夫妻二人還是決定讓兒子上大學,他們覺得只有這樣才有出路,以後才能賺更多的錢幫助家裡。

為了籌集學費,郭巧娣專門四處向親戚朋友借錢,最後勉強湊夠了王永強一年所需的花費,王永強最終走進了大學的校園,而他也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學習更加積極,之後又相繼考上了中科院的博士和北大的博士後,成為了當時國內十分稀缺的高等人才。


成為博士後後,王永強到了北京的一家單位上班,還與一位教授的女兒成了婚,婚後生活幸福,收入十分可觀,而王永強也很孝順,每個月都會往家中寄些錢,供養父母。

郭巧娣說道這裡的時候,心裡還十分欣慰,然而,緊接著,她的臉上就寫滿了憂傷。

據她表述,兒子王永強在1999年的時候,和妻子一起到了日本工作,而且兒子在走之前就答應了母親說回來之後會出錢幫家裡蓋一棟新房,郭巧娣也非常高興,可沒想到他竟然一去不返了,還從此失去了聯繫。

此時鏡頭面前的郭巧娣情緒已非常激動,她沒想到辛辛苦苦養大的孩子竟然拋棄了自己,面對記者的採訪,她動容地說道:「當時他失聯的時候,可把我和老伴給急壞了,一家人到處尋找他的下落,算上今年,他已經消失整整20年了,唉……」


記者聽後也對於郭巧娣的遭遇很是同情,她當即將這件事寫成了文章,報道了出去,一時間,在社會上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網友們聽到郭巧娣的事迹後,一邊倒地站在了她的一邊,大家都認為王永強是一個「養不熟的白眼狼」、「不顧家的高材生」,甚至一些人還就此再度宣揚「讀書無用論」的錯誤思想。

當然,還是有一些熱心的網友在為郭巧娣打抱不平的同時,積極尋找著王永強的下落,並且最終在美國的一家網站上發現了他的信息。


王永強在外網上的信息

那位發現王永強下落的留學生當即將這一消息通過網路告知給了採訪郭巧娣的記者,記者根據聯繫方式隨即撥通了王永強的電話。

在確認了王永強的身份後,還沒等他做出決定,記者就義正言辭地說道:「你的父母已經找了你20年了,你為什麼不和他們聯繫?你知不知道你的母親如今正卧榻在床?而她只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見你一面啊!」


王永強聽後稍微沉思了一下,然後直接對記者說道:「清官難斷家務事……我不回去。」

這句話一經報道網友頓時就炸了鍋,眾人紛紛對王永強表示了指責,絕大部分人都覺得他是一個不孝子,可就在眾口鑠金的時候,王永強的殘疾的親哥哥站了出來,並且對媒體解釋道:「這不怪他。」


王永強小時候的照片

網友們都變得疑惑起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王永強的事情果真是郭巧娣描述的那般嗎?還是有著不為人知的真相?隨著記者的實地調查和走訪,人們才發現事情遠比想象中要複雜……


「瘋狂的吸血鬼」

「與母親的描述不同,父母其實只養了我這個懂事的弟弟(王永強)18年的時間,即便如此,期間還幾度要求他輟學打工幫助家裡。」王永強的哥哥十分真摯地說道。


原來,在王永強拿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父母就對他繼續學習的態度發生了改變,在郭巧娣的眼裡,作為家裡的全部寄託,王永強應當在高中畢業後就外出打工,獲得收入,反哺家庭。


可王永強卻不這麼想,一方面他實在太愛學習了,不想離開學校,另一方面經過不斷地學習,他清醒地意識到作為農村的孩子,只有考上大學,真正地學出來才有出人頭地的機會。

於是,王永強就是否繼續上學的事和父母產生了激烈的爭論,雙方誰也不肯服軟,到了快開學的時候,王永強的父親甚至直接威脅道:「你去吧,你去讀吧,你要是敢去,以後就別想從我手裡拿一分錢!」

王永強聽後十分無奈,不過父親的威脅並沒有阻擋住他學習的腳步,既然無法再從家裡要錢,他就只好另闢蹊徑,一邊打工,一邊爭取學校的助學金和獎學金,依靠半工半讀的方式讀完了大學。


蘇州大學


值得一提的是,當王永強的父母得知兒子非但沒有和家裡要錢,還在學校里有了多餘的「零花錢」(指的是學校每個月發給王永強的4塊錢的助學金)時,心裡頓時打起了這筆錢的注意。

每到學校快要發助學金的時候,王永強的父母總是第一時間託人給王永強捎來口信,向他說家裡多麼多麼困難,急需用錢,而王永強也很是孝順,每次都把這本就不多的4塊錢寄回了家裡,自己則經常在學校餓肚子。

不過,即便如此,王永強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家裡確實有難處,他一邊給家裡寄錢,一邊自己利用課餘時間打工掙錢,日子勉強還能生活下去,在這艱難的歲月里,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就是那一張張優異的成績單。


四年後,王永強如願以償地考上了蘇州大學的研究生,到了研究生這個層次,國家的補助力度也提高了很多,他每個月都可以拿到七十多塊錢的補助。

為了完成自己的科研任務,也為了一些必不可少的社交活動,王永強深思熟慮之下,主動向父母隱瞞了自己補助提高一事,不過每個月往家裡寄去的錢也多了一些。

但王永強的父母很快就聽別人說起了這件事,得知兒子竟然將收入提高的事瞞了下來,夫妻二人頓時非常惱怒,第二天一早就坐客車趕往了蘇州,然後經過打聽來到了王永強就讀的地方。

到了學校後,還沒等王永強解釋,郭巧娣和丈夫就在學校中鬧了起來,向領導們污衊王永強有錢不顧家裡,王永強一下子就在學校出了名,一些同學經常在背後議論紛紛,這讓他很是難堪。


等王永強讀了博士之後,父母的吸血行為更是變本加厲,不僅如此,郭巧娣還經常托他幫家裡的親戚朋友安排工作、解決困難,這些事在她眼裡都是兒子理所應當要做的。

而王永強雖然很是無奈,但出於對父母的孝順,每次都答應了下來,龐大的額外開支,讓他的負擔變得非常重,明明自己是一個博士後,他卻總有一種連普通人都不如的感受,生活很是疲憊。

就在1999年的時候,父母吸血行為引起的婚姻變故成為了壓倒王永強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正是這次經歷終於讓他做出了主動遠離的決定。


「遠遁的孤鷹」

原來,早在1997年,王永強在中科院讀博士的時候,他就與一位教授的女兒開始了交往,當時,他想著都已經到北京了,離家遠遠的,父母應該不會再找自己要錢了,彼時的他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期待。

中科院

在讀博期間,王永強經常和女友一起在實驗室研究科研項目,探討學術問題,度過了一段輕鬆愉快的校園生活,1999年獲得博士學位後,已經到了而立之年的他下定決心要和女友步入婚姻的殿堂,成家立業。

而他的女友也非常善解人意,不僅不要他拿出任何的彩禮和硬性條件,反而女方家裡還親自操持起了婚禮的各項事宜,這讓王永強很是高興。

按照習俗,結婚典禮需要男女雙方的父母都到現場,於是,王永強也立即將自己馬上要成婚的消息告訴給了在老家的父母,他覺得只要結了婚,父母應該就不會再找自己要錢了吧。


但令王永強沒有想到的是,他的父母得知消息後,不但沒有表示祝福,反而直接伸手就向他要1000塊錢,還說這是前去參加婚禮的路費,要知道這還是在1999年,彼時工作還沒有穩定下來的王永強哪裡能一時拿出這麼多錢來。

於是,王永強的父母因為錢沒到位便沒有趕往北京參加兒子的婚禮,這讓王永強很是尷尬,雖然婚禮順利地辦完了,但他還是能感覺到妻子流露出的不滿。

而在王永強結婚以後,他的父母再次展現了吸血的本性,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讓王永強寄錢回去,王永強的手頭也越來越緊,與此同時,他又沒有直接向妻子說明自家的情況,因為他不想讓妻子產生誤會。


當時的日本

可時間一長,王永強就實在受不了了,他想趁著與妻子一起到日本進修的機會,徹底擺脫父母的糾纏,於是,在1999年的時候,他就將要去日本的事告訴給了父母。

王永強的父母也意識到了不對勁,便強烈阻止他前往,王永強迫於無奈,只好向父母表示:等從日本回來,就幫他們蓋一棟新房子,王永強的父母這才欣然放行。

到了日本之後,王永強覺得總算可以過上一段不被打擾的日子了,但他的父母彷彿就像磁鐵一樣黏住了他,沒過多久就又託人聯繫到了他,而且一開口就是老一套:要錢。

重複性的行為終究難以隱瞞下來,這次,王永強的妻子也得知了此事,在王永強給父母寄了幾次錢之後,他的妻子再也無法忍受公公婆婆的吸血行為,最終決定與王永強離婚。

郭巧娣

看著妻子拿來的離婚協議,王永強意識到如果再不徹底在父母的視野里消失,那自己的後半生很可能就葬送了,離婚協議辦好以後,他就瞞著父母離開了日本,獨自一人坐上前往美國的飛機,從此一去不返,沒了蹤跡……

發現兒子聯繫不上後,郭巧娣夫婦起初並不在意,因為他們覺得兒子遲早會主動聯繫他們,在他們的印象中,兒子是一個非常孝順的好孩子,這也是他們多年來一直吸血的依仗。

可一年兩年過去了,王永強還是沒有和他們聯繫,甚至還專門回了趟國,註銷了自己在中國的身份信息,王永強的父母這下才慌了起來,開始四處尋找兒子的下落,只是再也沒能打探到他的蹤跡。


王永強(右)


當王永強的大哥和鄰居們向記者如實地反映完王永強父母對王永強的「吸血」行為後,記者思考過後發現王永強做出不回去的決定似乎也情有可原。

隨著真相報道,越來越多的網友也對王永強的行為表示了理解,大家終於意識到了「清官難斷家務事」的真正內涵。

後來,郭巧娣老人在生命的終途還是沒能見上兒子王永強一面,當她離開人世的時候,或許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這麼多年對兒子的過度索取。


而在大洋的彼岸,王永強還是在美國的矽谷做著自己軟體工程師的事業,過起了嶄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