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癌妻治病「卻剩骨灰」!癡情伯一票難求「把骨灰裝進行李箱」徒步20公里 只為帶她回家「鼻酸照片曝」

「不能讓她一直在外面漂著...殷桃香,哥哥帶妳回家了!」疫情嚴峻的上海城市,確診人數不斷地飆升,一個60歲的癡情男人,拖著他的紅色行李箱,只知道傻傻地往前走,他是黃建才,面對著一票難求、交通癱瘓的狀況,他顧不了這麼多,徒步7個多小時、20多公里,走到虹橋火車站,只為帶妻子回家...


兩個月前,黃建才的妻子因為淋巴癌,從常州來上海化療,卻在5月6日搶救無效、病逝於此,因為疫情影響,他沒能叫到車、也不懂怎麼搶票,就直接動身,從醫院徒步走到火車站,途中,他吃了2個梨,3個橘子,1塊鍋巴和2瓶水,晚上8點鐘才到,他不覺得多累,只是心疼妻子:「我不想讓她留在外面。」


在醫院治療期間,殷桃香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5月4日就陷入昏迷狀態,他像往常一樣摸了摸妻子的腳,一片冰涼,他給彌留之際的妻子穿上了新衣服,粉色的,妻子喜歡,5月6日,殷桃香宣告不治。白色的布單蒙上她的臉,身體還有一些軟,有點餘溫。殯儀館的車輛帶走了殷桃香,30餘年的枕邊人成了一捧骨灰。他把骨灰盒放進行李箱,在心裡輕輕說:「妹妹,哥哥帶你回家。」


回憶著與殷桃香這半生的故事,初見對方時,是在1988年冬天,媒人給他倆說親,殷桃香個子高挑,有167公分,長得也漂亮,站在親戚家的堂屋裡朝他笑,見到殷桃香第一眼,黃建才便喜歡上了,他長相不如殷桃香,但工作好,在知名國企上班。黃建才自覺不太浪漫,看過的電影記不住,沒送過什麼禮物,嘴還笨,但殷桃香沒怪過他。


1990年他與殷桃香結婚了,婚期特地選擇年關,為了這次婚禮,家裡配置了冰箱、彩電、縫紉機等,花了一萬多塊,在當時非常風光,一片熱鬧聲中,殷桃香穿著一套紅衣、戴著頭紗,化了好看的妝,漂亮得認不出來。此後他們兩次搬家,很多老東西都沒了,但婚禮的頭紗和殷桃香親手鉤的花,都還小心翼翼地保留著。


結婚那天,他們拍了結婚照,那一年,黃建才27歲,殷桃香26歲。之後,他們有了兒子,取名黃達,喻意飛黃騰達,2008年,兩人白手起家,開店做起茶葉批發,黃建才主外,經常天南海北地進貨、出貨,殷桃香則留在常州,照顧店裡生意,她精明能幹,黃建才說她長了張會「騙人」的嘴!


2020年,殷桃香被確診淋巴癌,從那時起,黃建才和兒子帶著她求醫問藥,後來因為生意正逢忙碌時,一家人商量後,便留殷桃香獨自在上海。黃建才說,妻子把生意看得比什麼都重,讓他後來總是後悔...隨著確診案例不斷攀升,醫療系統、交通都受影響。接到醫院電話,殷桃香病情突然惡化,黃建才做好最壞打算,他為妻子買了兩套新衣服,萬一真的回不來,需要準備。


病房裡,黃建才陪伴妻子度過她生命的最後20天,小孫子帥帥15個月大,剛會走路,隔著手機螢幕,奶聲奶氣地喊「奶奶」,殷桃香聽著很高興,有次,孫子給病房的奶奶打電話,黃建才便喊同病房的家屬幫忙,給孫子和妻子按下了一張同框的截圖,他想這張照片會一直保存下來,留給還不記事的孫子,與奶奶特殊的紀念。


「我對不起你」,殷桃香去世後,黃建才在心中反覆道歉,妻子操勞了半輩子,沒有好好帶她出去玩,前幾年她說想去北京看看,但手裡的生意放不下,黃建才告訴她:「錢多點少點無所謂!」,但殷桃香不聽,總不願放手,「現在沒辦法了,她已經先走了。」黃建才說。


時間回到5月8日,不幸中的萬幸,到了當日下午四點前後,侄女替他搶到了車票,他帶著妻子的骨灰盒,兩個小時後,將一路顛簸的箱子,透過隔離酒店交給兒子。行李箱脫手的一瞬間,黃建才心裡說:「妹妹,兒子來接你了!」接下來,兒子會把骨灰帶到老家,家人們在那裡準備墓地,黃建才不能參與這些,但他心裡很安定,把妻子帶回家,他做到了。